第X話 麒麟的堅持
殊羯剛從從房間裡走出來,便看到在玥和鷗玟站在傑特斯學長的門外,兩人在學長門外一直排徊著。
「殊羯~」玥開心地對著剛從房間裡出來的殊羯揮手。
殊羯看著眼前這兩位不知為何在這排徊的人,一人手上提著類似看病用的水果籃,另一個人手稱的頭在思考著事情,提著水果籃是要看病嗎?那為何跑來傑特斯學長門外,不懂得看著玥和鷗玟。
「我們的是來找傑特斯學長的。」似乎看出殊羯眼裡的疑惑,便笑著回答他的玥。
「學長好像在保健室幫忙吧?」看著玥手上提的水果籃,這是要給學長的嗎。
「去保健室找過了,保健室裡的緋蕾說她看到傑特斯學長,拿著一個大布袋走出保健室。」撐著手在思考傑特斯學長拿大布袋要做甚麼。
「有路人指說看到傑特斯學長剛拖著一大布袋從花園往宿舍走去。」玥訴說著為何她們會在這出現的原因。在花園裡正和黎琉學長講話的學生,才眨一下眼黎琉學長就從眼前消失了,之後有人看到傑特斯學長拖著一大布袋,只是那布袋三不五時還會動幾下就是了。
「但玥她一直不敢敲門。」看著提著水果籃在門外徘迴許久的玥。
「那‧‧‧那‧‧‧是‧‧‧因為。」一想到傑瑟斯學長就會臉紅的玥轉向一旁。
鷗玟看了一下時間,從保健室到這邊,經過推算這時間,因該很早就已經到宿舍了。
「學長也差不多回來了吧。」抬起手正打算敲門的殊羯,卻因慘叫聲而停下了要敲門的手。
「阿~~~!」
「不要拉!斯~~」慘叫聲從房裡傳來。
站在門口的三人,都明顯地愣了一下。
「黎琉‧‧學長?」鷗玟正用手壓著左胸,只要她一聽見黎琉學長的聲音就會心跳快速的跳動。
「斯~~好痛!好痛!不要這樣~~。」黎琉的慘叫聲不斷的房裡傳出來。
「黎琉,你不要亂動『咒。約束』。」房裡傳來傑特斯學長使用咒術的聲音。
‧‧‧‧‧‧‧ (站在門外的三人)
「傑特斯學長想對黎琉學長 做 甚 麼!」一項冷靜的鷗玟強忍著憤怒,舉起的右手不斷冒著青筋。
「阿~~~~!斯~~住手!」房裡依舊傳來黎琉學長的慘叫聲。
碰!門被鷗玟一腳踹開。
看見房裡的景象,站在門旁的三人再次愣住,鷗玟的腳還停留在踹門的姿勢,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房內的狀況。
黎琉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只有下半身有棉被稍微蓋住,清楚的看見被遮一半的臀部,以及那之前戰鬥時所留下的黑色傷口,而雙手因咒術纏著無法動彈。傑特斯則跨坐在黎琉身上,左手拿著一瓶白色藥水,右手拿著夾著棉花的小鉗子,一臉疑惑的看著門口三人。
「有事嗎?」傑特斯看著踹門進來的三人。
水果籃從玥手上滑落,掉在地上的水果像洩了氣般的氣球一樣不短的縮小、扁搭。
「傑特斯學長‧‧你‧‧‧」玥用手矇著臉快步地往房外奔跑而去。
「玥‧‧‧」殊羯對著不知為何忽然跑走的玥背影呼喊。
「傑 特 斯 學 長」鷗玟緊咬著嘴唇一字一字用著憤恨的語氣。
「請您要好好地愛護黎琉學長。」鷗玟像是把自己最心愛的東西送給了對方似的低著頭不讓任何人看見她的表情。
碰!門再次被關上。
「黎琉。」傑特斯不解的回想,玥剛剛那樣子是怎了?轉頭時眼角似乎流著淚水,他們到底是來做甚麼的,以及那滾了一地的水果。
「他們是不是誤會了甚麼事情?」傑特斯不解地望著那扇開啟又被關上的門。
「恩?」黎琉身體不斷的發抖,尤其是因為那瓶藥水。
「‧‧‧‧‧黎琉你不要用那委屈的眼神看著我。」被壓在床上的黎琉,嘴裡咬著床單,還用著受到委屈的眼神看著傑特斯。
「還不是因為你都不肯乖乖的,不然我也不用這樣對你。」戰鬥完所受到的傷,就是要好好治療,怕痛的黎琉都不肯乖乖地來保健室擦藥,總是要等到傑特斯帶著怒火出去抓人回來治療。一想到這,怒火再度燃起,將左手的藥水用力地倒在傷口上。
「阿~~~~~斯~~好痛~~阿~~~」黎琉的慘叫音再度從房裡傳出。

照著之前玥所教的咒術,將「咒。寧靜」貼在門口上,看著術紙發出淡淡黃光,不斷的燃燒著,殊羯拍了拍雙手。
「這樣就能發揮作用了吧?」詢問了在一旁的鷗玟,從房裡出來後,鷗玟就一直握著雙拳低著頭不發一語。還是不要吵她好了,殊羯默默在心裏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未來。雨〃   的頭像
﹏ 未來。雨〃

銀月と未來的幻想世界♥

﹏ 未來。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